第22章
书名:炁数 作者:神也发愁 本章字数:2228字 更新时间:2021/06/07 21:32:17

因为受了伤,这只雪山狼并没有再一次对钟离春发动攻击,而是就那么用幽绿色的双眼恶狠狠的盯着钟离春。

看到雪山狼不再攻击,莫离先是一愣,随后就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似的大声喊道:“小心你身后!”

听到莫离的惊呼声,钟离春脸色就是一变,随后扭头看向了身后,而此时在她身后,另一只体型同样巨大的雪山狼已经扑向了钟离春,与此同时,那只受伤的雪山狼也再一次动了,直接朝着钟离春扑了过去。

这段山洞比来就狭窄,再加上第二只雪山狼是偷袭,所以钟离春根本就来不及做出及时的反应,因为是转身看向了第二只雪山狼,所以钟离春第一时间对这只狼做出了反应,只见钟离春竟然主动将自己的左臂送入了这只雪山狼的嘴里,用胳膊卡住了雪山狼的嘴,紧接着右手军刀对着雪山狼就是一顿捅,在这生死关头,钟离春也是拼了。

也就在钟离春和第二只雪山狼缠斗的时候,最开始那只已经扑到了她的后背上,并直接将其扑倒在地,紧接着张开大嘴就朝着钟离春的后脖子咬了下去。

此时莫离才刚刚将魏登科扔在地上准备跑过去帮忙,就算他的速度比一般人要快也已经来不及了,这时候就体现出了钟离春丰富的战斗惊艳和超快的的反应,被扑倒的钟离春竟然猛地一撑身体,让上身抬起,后脑勺重重的撞击在了这只雪山狼的下巴上,这一下钟离春可是用出了全力,撞击的时候甚至发出了砰~的一声闷响。

这只被撞中下巴的雪山狼发出了一声惨叫,整个身体开始后仰,而与此同时,莫离终于是冲了过来,并从后面用胳膊勒住了这只雪山狼的脖子。

被勒住脖子的雪山狼拼命的挣扎,就算是以莫离的力量想要完全压制住雪山狼都异常的困难,为了防止雪山狼挣脱自己的钳制,莫离用膝盖顶住了雪山狼的腰,勒着雪山狼脖子的右臂则是用力的向后发力。

咔嚓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传出,这只被莫离勒住的雪山狼终于是不再挣扎了,整个身体都变的瘫软,而其腰部位置已经彻底扭曲变形,显然其腰椎已经被莫离用膝盖顶断了。

感觉被自己钳制住的雪山狼不再挣扎了,莫离这才松开了手,而雪山狼则是倒在了地上,虽然没有立刻毙命,但是已经是进气少出气多,显然是快要不行了。

没有再去理会地上的雪山狼,莫离有些惊慌的看向了依然趴在另一只雪山狼身上的钟离春,并焦急的问道:“你没事吧?”

钟离春揉着后脑勺从雪山狼的身上爬了起来,在其身上沾满了鲜血,而那只被她捅了好几刀的雪山狼已经没有了任何气息,翻身坐在地上,钟离春不停的喘着粗气,左臂被狼咬伤的位置更是有着鲜血滴滴答答的滴落在地上。

看到钟离春没有什么问题,莫离刚忙跑回到了魏登科身边,并在魏登科衣服口袋里翻找了起来,他记得自己把医用酒精和纱布都装了进去,钟离春的胳膊伤的很重,必须马上消毒包扎才行。

拿着医用酒精和纱布回到钟离春身边,莫离蹲下就想帮其包扎,不过钟离春却一把将酒精和纱布抢了过去,随后冷冷的说道:“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你伤的是手臂,一只手怎么可能给自己包扎?一个姑娘这么倔强干嘛?还是我来吧。”听到钟离春的话,莫离皱了下眉头,之后又将酒精和纱布抢了回来,然后也不管钟离春是否同意就开始帮钟离春给伤口消毒。

酒精刺激伤口时的刺痛让钟离春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不过这女人真的很坚强,咬着嘴唇就是一声不吭,莫离一边帮钟离春处理伤口一边用眼角看着钟离春,在看到钟离春嘴唇都被咬的发白后苦笑了一下,并无奈的说道:“疼就叫出来,我又不会笑话你,你何必忍的这么辛苦?”

“...叫出来?在战场上你的任何哭喊都不会得到哪怕一丝同情,敌人甚至会为了取乐故意折磨你让你喊叫,你叫的越大声敌人就越高兴,只有忍耐住不表现出痛苦敌人才会觉得无趣而不再折磨你。”钟离春听到莫离的话沉默了一下,随后突然开口说出了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莫离听到钟离春的话就是一愣,手上的动作都停了一下,之后抬起头用怪异的表情看着钟离春问道:“你说什么?战争?现在哪里还有战争?”

“生活在国内的你们当然不会体会到战争,可是在非洲、中东、东南亚地区战争却始终没有停止过啊!算了,对于你们这些生活在蜜罐里的人来说,战争确实是太过遥远了。”钟离春有些激动的说道,不过话说到一半语气却又变的无力了起来。

莫离盯着钟离春的脸看了好久,随后突然叹了一口气,并继续开始帮钟离春处理伤口,一边忙活着手上的活,莫离一边开口说道:“我确实没经历过战争,虽然我当了几年兵,但是充其量也就是和阿三打过几场架,连枪都没开过,所以我承认我不知道战争的残酷...之前我脱掉你衣服的时候看到你身上全是伤痕,你才多大?应该不到三十吧?我很纳闷一个姑娘身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伤?有些事情始终藏在心里也不是什么好事,我们现在也算是一起出生入死的伙伴,能不能活着回去都不确定,所以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倒是愿意成为你的听众。”

“...”钟离春听到莫离的话愣住了,之后就那么眨巴着大眼睛盯着莫离,而莫离则是抬起头憨厚的对着钟离春笑了笑,虽然莫离算上不上帅气,但是这憨厚的笑容却给了人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钟离春沉默了很久很久,一直到莫离帮她绑好纱布之后钟离春突然转身从那只死狼的尸体上将军刀拔了下来,然后就那么在莫离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开始用军刀剥狼皮。

一边剥皮,钟离春一边将自己的过去讲给了莫离听,而听着钟离春的讲述,莫离的表情逐渐变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看上去性格倔强的女人身上竟然会经历那么残酷的事情。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