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眼下唯有药物才能让九爷撑住
书名:嫁给残疾大佬后 作者:李家暮暮 本章字数:2410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21:45:58

“白先生,您还是坐下吧!九爷想知道白小姐到底有什么事情要说。”

这个时候,阿夫礼貌的出口,调解现场的气氛。

白明重有些诧异,自始至终霍胤尧都没有开口,也没有吩咐什么。

然而,阿夫却说九爷要听小女的要说什么事。

白明重有些不可置信,抬头看向霍胤尧:“九爷……您是……”

霍胤尧微微挑眉,不置可否。

这下,白明重不敢再说什么,坐了下来。

坐下时,还不忘给白辛蓝递去一个警告的眼神。

这丫头从小被白家娇生惯养,没规没矩,也不懂人情世故。

怕她一个不注意,惹了九爷,惹祸上身。

然而,白辛蓝压根就把白明重的警告放在心上,抬起腿,往霍胤尧身前迈了一小步。

礼貌的说:“九爷,我听说您手里还有……还有言儿姐姐的DNA样本,是吗?”

听到“言儿”二字,霍胤尧狭长仙御的凤眸蓦地眯紧,眼底寒光乍现。

附在轮椅上的大手,猛地攥紧。

周身冷冽的气息随之凝结。

在场的所有人,浑身一凛,全部都沉住一口气。

“这……”

白明重就坐在霍胤尧对面,很清楚的察觉到男人的情绪,心头绷得紧紧的。

转头看向白辛蓝,眼神里满满的警告。

警告她不要乱讲话。

不光在白家,在老爷子面前,白辛言这个名字是个忌讳,在霍家九爷面前也同样是个忌讳。

这一点,白辛蓝知道,但是现在不是要顾忌的时候。

抿了抿嘴唇,又开口说:

“如果有的话,您能不能让人拿过来,和这个头发做个DNA对比,我……”白辛蓝感受到周围的低气压,顿了顿,强撑着说:“我觉得言儿姐姐没死,她……她还活着!”

担心自己会判断失误,白辛蓝给自己留了条后路,没有直接说江心儿就是白辛言。

白辛蓝一句话讲完,霍胤尧上身微微一震,猛地咳了起来。

“咳咳!”

“九爷!”

阿夫本来是震惊的,但看到霍胤尧咳嗽,快速上前:“您没事吧?”

一边讲一边把带在身上的药,拿出来。

同时转身,朝白家的佣人,吩咐:“快倒一杯温水过来!”

阿夫讲话,佣人还愣着。

白明重急得冷喝:“哎呀,快去啊!”

佣人慌忙点头,去倒水。

很快,佣人拿着一杯温水过来,阿夫接过佣人递来的水,提醒霍胤尧吃药。

“九爷,把药吃了吧!”

身为九爷的贴身保镖,阿夫知道这种时候,唯有药物才能让九爷撑住。

“咳咳!”霍胤尧还在咳着,一张俊脸脸色涨红,侧眸睨了一眼阿夫手上的水杯。

一把抓过来,把药顺水服下。

服下药,大概十分钟,霍胤尧呼吸逐渐平稳下来,深邃冷眸睨向白辛蓝,“头发哪来的?”

还是冷冽的嗓音。

“是……”白辛蓝抿了抿嘴唇,有些犹豫,最后说:“九爷,我只是怀疑,所以,您还是让人过来验了再说吧!”

白辛蓝不肯说,霍胤尧也没有再讲话,一瞬不瞬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子。

半晌,霍胤尧微微抬手,朝阿夫示意:“叫顾佐过来!”

“是九爷!”

阿夫应声,转过身,摸出手机拨号给顾医生。

“嘟嘟!”

听筒里嘟嘟响了几声,出现顾医生柔和干净的嗓音:“阿夫?怎么了?是不是九爷他……”

“顾医生,九爷没事,您不用担心!”阿夫打断顾医生的话,沉了一口气,压低嗓音说:“不过,还是得麻烦您过来白家别墅一趟,带上……带上白大小姐的DNA样本,需要做一下对比实验!”

“白大小姐?白辛言?”电话一头的顾医生微微皱眉,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嗯!是的!”阿夫回应一句。

“好,我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顾佐转过身,看向面前的两个男人,神色有些凝重。

“怎么了?”邢易天挑眉,问。

“卧槽,该不会,老霍出事了吧?!”瞿司承跟了一句。

“可一边呆着去吧!”

邢易天懒懒的靠在诊疗室床旁边的椅子上,听到瞿司承讲话,直接照着瞿司承撅着的腚上,狠狠来了一脚。

“啊嗷……劳资的腚啊,邢易天,你特么要废了我啊!”

瞿司承痛苦的嚎了一声,一手提着裤子,一手要去扯邢易天的领子。

然而,手还没到跟前,就被邢易天的黝黑的大手给掐住了。

微微一用力,瞿司承又嚎了起来。

嚎得比刚才还凄惨。

邢易天压根不理会他,挑眉看向顾佐,“到底怎么回事??”

刚刚他听到顾佐提一个很久都不曾有人提及的名字:白辛言!

“阿夫打来电话说让去白家一趟,带上三年前那位的DNA样本,说要……”顾佐扶了扶金丝边眼镜,“说要做对比实验!”

“对比实验?”

邢易天一下子来了精神,从椅子上站起身,“跟谁的对比?”

顾佐摇摇头,“不清楚!”

“还特么用说啊,当然是……哎呦,跟老霍的儿子对比了!”一旁,揉着腚的瞿司承接话过来,“三年前那位给老霍生了五个双胞胎,一个个缩小版的老霍,然后为了确认是不是老霍的儿子,就……欸不对,老霍的儿子,应该是提取老霍的DNA啊!是不是顾佐?”

顾佐看着瞿司承,叹了一口气,没有言语。

转头看向邢易天。

“欸……不是,你这什么意思?顾佐,你……你瞧不起我,我告诉你……”

话还没说完,就见邢易天,迈着大步往门口走去。

这边,顾佐提了药箱跟过去。

不过眨眼的功夫,偌大的诊疗室里只剩瞿司承一个人。

“欸,你们等我,卧槽,劳资的裤子!”瞿司承一边提裤子一边往门口一瘸一拐的跑。

最后在邢易天车子启动离开的最后一刻,扒上车。

“你确定要去?”邢易天转头,嫌弃的扫了一眼瞿司承,挑眉问。

“废话!你们特么都去,凭什么落下我?”

瞿司承瞪眼,一副谁扔下他,就跟谁干架的样子。

其实,他到现在也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就是本着看热闹凑人头的态度,去的。

“嗯!”邢易天点头,来一句:“别后悔!”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