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装可怜?倒打一耙?
书名:嫁给残疾大佬后 作者:李家暮暮 本章字数:2329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21:45:58

白振业还比较满意。

此时,在白振业旁边一直不言语的白辛言,两只白爪子,抱着脸蛋子。

忽闪着两只大眼睛,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模样。

白辛蓝这个棒槌,以为老夏头那么好容易对付的?

等着吧,都不用她开口,就老夏头一个人就会把白辛蓝虐个体无完肤。

然而,事情并没有朝她预料的方向发展。

具体来说,是没有完全朝她的预料的方向发展。

夏老爷子挑眉看了一眼白辛蓝,拿起拐杖,最后不冷不热的开口:

“小丫头,东西要看材料,人也要看材料,不是那块料即便众人打磨出来,也是花架子。再者,我可不是什么功臣,我是年轻时犯下错误的罪臣,你还是跟别的爷爷好好学习吧!”

讲着话,夏老往白辛言的方向看了一眼。

白辛言乌黑大眼睛一瞪,又眨巴眨巴:“……”

膈应白辛蓝,怎么,还不忘报旧仇?!

吼吼,这老头儿!

这个时候,另一边的胡范琴目光闪动两下,刚刚她瞧见夏老爷子往白辛言的方向瞥了。

当下就觉的这夏老爷子对白辛言有看法,琢磨了琢磨,笑着开口:

“夏伯,您这讲的什么话?您是公司的老前辈老骨干,为公司做了多少贡献,怎么能这么妄自菲薄呢,莫非是有人在背后故意泼您脏水?

我最近听说,有些小人经常在背后泼公司和老爷子的脏水,要是这样,一定不要客气!”

这是煽风点火加引祸水。

夏老爷子什么人,那是在商场混了多少年的老江湖,怎么能听不出胡范琴煽风点火的意思。

他平日里就十分讨厌奸诈耍手段的小人的,现在又遇上一个拿自己当枪事的,挑眉冷冷看了一眼胡范琴。

不屑的嗤一声,开口讲:“只是有人往我椅子上扎了个针,让我坐不住,脏水完全没有,你不必拿我这根老拐棍打鸟儿,鸟在天上飞,你拿那弹弓子去打,够得着!”

一句话讲出去,胡范琴一愣,很快又反应过来夏老的意思。

一张满是玻尿酸的脸上抽抽起来,要讲一句什么。

来掩饰尴尬。

但夏老根本看都没再看她。

对于,胡范琴利用夏老爷子,来达到给白辛言树敌,消减她羽翼目的的举动。

白辛言心里清楚的很,这是胡范琴惯用的手段。

本来是要开口撕的。

却没想到夏老爷子先出了手,导致胡范琴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然后,又被人敲打了一番。

白辛言是看在眼里,爽在心头。

此时,眼见,夏老要出门。

白辛言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巴眨巴,朝着夏老开口:“夏爷爷,您不是嫌椅子由定制嘛。我帮您再搬一把过来!”

讲完话,白辛言就起身唤来侍应生。

很快侍应生推门进来,按照白辛言的吩咐搬来一把椅子。

“夏爷爷,您请坐,这回没针了!”

白辛言笑眯眯的讲一句,去扶夏老爷子坐下。

这个举动就代表她这个小辈给夏老爷子认错了。

夏老爷子是个谨慎,要强的人。

因为年轻时的一个错误,至今记挂在心上,后半生椅子对自己严苛到近乎于变态的程度。

但也正因为这样,他在白氏后的数十年一笔账都没有再错过。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要强的老爷子,在众人面前,被她这个羽翼未满的小辈人这么明刀暗箭的扎,心里哪会舒服。

所以她软下来,给老爷子认错。

现如今的白氏是离不开这位老爷子的,再者,胡范琴那个女人明显就是挑拨,拉拢夏老头嘛!

她能随他愿?

当然不能!

夏老爷子这边因为白辛言这个谦虚谨慎的举动,倒也让自己的老脸上有了点面子。

慢慢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小辈,老脸上的不满消散一点。

嗤一声:“我受不起!”

虽然嘴上讲着话,但还是坐了下来。

这小丫头,伶俐聪明,还有股狠劲儿,另外还懂得识时务,会扭转局面。

这身上的种种,倒让他想起了,之前白家的一个女主人——云静雅。

夏老爷子心中想到那个云雅静,不禁往身旁那个小丫头身上多扫了两眼。

还别说,那眼神有几分相似!

白辛言不知道夏老在想什么,耳边还回想着那句“受不起”。

小嘴儿吧嗒两下,琢磨:这劲头怎么跟霍胤尧一个样?

白辛言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家里的傲娇老公,脑袋里想象着霍胤尧那个小公举老了以后,会不会也是会像夏老一样。

恩恩一定是一样的,傲娇,又会怼人。

这边,胡范琴见缝插针没插成,还丢了面儿。

气得暗暗咬了咬牙,转头,朝着白辛蓝递了个眼色。

白辛蓝很快明白什么意思,勾着嘴角,捏着嗓子开口:

“心儿姐姐,我听说,爷爷要你照管我们白氏,今后,就辛苦你了,我现在以果汁代酒,敬你一杯。”

讲完话,白辛蓝就从桌上端起酒杯,朝着白辛言递了递。

做敬酒的状态。

白辛蓝这口口声声的讲什么“照管”,“我们白氏”,明显就是要告诉大家白辛言只是临时代理管理公司。

以后白氏还是她白家人的。

这一点白辛言怎么会看不明白,心里大白眼冷冷的甩过去。

但小脸儿上还是弯着大眼睛,笑眯眯的模样,她讲:“白二小姐,你是活在2G网时代吗?”

接下来的话,没往下说。

白辛蓝不明白什么意思,只听出来白辛言话语中的讽刺,娃娃脸上脸色一下子变了。

瞪着眼睛,想要发作,但是却硬是逼着自己把火气压下去。

咬了咬牙,强挤挤出一抹眼泪,奶声奶气委委屈屈的讲:

“心儿姐姐,你什么意思啊?你在家这么讽刺我就算了,结果当着这么多爷爷的面,你还这样,你到底……到底什么意思啊?”

呕吼,这什么?

装可怜?倒打一耙?

是了是了,这胡家人养出来的,不就是会这一套吗?

白辛言心中鄙夷,一百万个想抽死这丫头的心思,但是却端着白氏未来小董事的架子。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